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主頁 > 文化書寫

Last Update:
2007-04-17

劉丹的「書」

文/阿巴斯 (Ackbar Abbas)
譯/蕭

這類作品的其中一個特點是精確得難以辨認。它們看上去越是清晰,其實越具誤導性。令我們想起另一個實踐誤知藝術的人--卡夫卡(Kafka)。在卡夫卡的作品中,我們不單看到他和劉丹一樣執著於對細節的重視,《審判》(The Trial) 一書主角約瑟.K (Joseph K.) 翻過的那些法律典籍,古老泛黃並褶了角的書頁總教人想起劉丹的「字典」,為畫作蒙上了一層居心叵測的色彩。劉丹的畫作一如卡夫卡的作品,讓我們隱約感到在清晰與可辨之間發生了失誤。我們在此無法深入討論這種重大失誤的哲學意義,可以指出的是:劉丹作品中那種不安與挑釁的力量來自於對這種誤失的能量的開發,使誤失繼而變為風景、石頭、花卉、字典的圖像,或又如其他的作品系列。劉丹作品之美,在於它時而取悅卻又時而考驗我們的眼睛與大腦。

(原載《東方藝術》第18期,頁102-103,2006年9月。)

(本文節錄自阿巴斯著、蕭矬間A〈劉丹「誤知的藝術」〉,收於展覽場刊,原文約3000字。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