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主頁 > 文化書寫

Last Update:
2006-12-18

告別在秋葉落索的時候

--天星碼頭、影藝戲院與文化氣候

文/蕭

中環天星碼頭和灣仔影藝戲院 兩個在我回憶中佔一席位的地方,都在這個十一月的秋枯季節從香港消失。離愁別緒縈繞不散,但最教人感慨的,是它們的消失意味著文化與生活的進一步疏離。

服務了香港近半世紀的天星碼頭於11月11日正式關閉,搬到十多分鐘步程以外那「富有懷舊色彩」的新碼頭--舊的明明還在,卻要拆掉然後建一幢新的來仿舊,還真諷刺。那幾天,媒體上盡是各人的天星碼頭故事。它當然也給我一份無可比擬的回憶,不過我的故事既然不比別人的精彩,也就無謂多贅,反正大部分香港人也會有他們的天星碼頭回憶。

天星碼頭的可貴之處,正正是因為它走進了一代又一代、千千萬萬香港人的生活。要保留天星碼頭,不是因為它有四十八年歷史--四十八年真的不算長--而是因為它在這四十八年來一直和香港人的生活息息相關,從未間斷。時至今日,中環天星碼頭既是這個城市的歷史,也是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。融入生活的歷史,才能得到最佳的保存和發揚,成為我們文化的一部分,

獨特生活經驗的延續

認為搬遷碼頭並重建成1912年碼頭的模樣 (夠舊了吧!) 就等於保留歷史,這種邏輯當然可笑,不少論者已指出舊碼頭的歷史及香港人對它的集體回憶。事實上,保存碼頭並不是保存過去的歷史和回憶那麼簡單,而是在現在以至將來延續一種獨特的生活經驗。當一個城市裡大部份人都擁有一種其他城市居民沒有的經驗時,這種經驗的延綿便構成了文化的有機部份。

碼頭搬到位置甚為不便的7號和8號碼頭之後,中環的上班族將不會貪圖方便或便宜而乘坐小輪。要到尖沙咀海濱,也就怕了從中環繁盛街道到碼頭的十來分鐘腳程,寧願從尖沙咀地鐵站多走兩步前往了。新碼頭的地緣因素令它難以融入香港人的生活,碼頭、渡輪、鐘樓……以至一切有關的歷史,將會從下一代香港人的生活淡出。

中環天星碼頭的意義,在於將歷史文化帶入生活。機械鐘樓不止是歷史悠久的零件與建築,還在每日提醒無數渡輪乘客這個城市的往日經歷。讓生活中的歷史變得可見及為人注意,其實就是發揚歷史、豐富文化的最佳出發點。將1958年至今仍在使用的碼頭推倒,然後另建一個仿1912年建築但不便使用的新碼頭,再將鐘樓機械組件封存在飾櫃裡以滿足遊人獵奇目光,完全反其道而行。

讓文化融入生活

文化必須融入生活才有生命力。中環天星碼頭的命運告訴我,已經融入香港人生活的歷史,到底還是敵不過經濟發展而被抹走;至於那還未走進大多數人生活裡的藝術,命運只有更堪虞。因此,當我知道灣仔影藝戲院也因為業主要改變商鋪用途而結業時,也就特別感到惋惜,這家十八年來一直在播放另類電影的戲院不比天星碼頭,沒有得到大部份香港人眷顧。

我和影藝的感情其實也不算很長,但它也曾給我一份特別的回憶。有一段時間我在灣仔上班,每個星期也盡量找一天到影藝看電影,但是每次場內都只有十來二十人。沒有大卡士大製作的電影在香港票房一向好不到哪裡去,更遑論藝術電影。雖然香港一年到晚都有大大小小電影節,播放世界各地的藝術電影,觀眾卻來來去去是那一小撮。

撇開影藝的中資背景不談,它基本上仍能以商業戲院的模式營運,為非主流電影多開一扇放映的窗口,讓這些作品被選入電影節之前、或在電影節蕓花一現之後,可以接觸其他層面觀眾,人數不多總是寥勝於無。人流遠勝影藝的商場戲院,因著租金高昂不會放映這些欠缺叫座力的影片。影藝戲院結業,意味著非主流電影又再遠離大眾生活多一點。

如果鬧市裡有多幾間像影藝的戲院,讓藝術電影走進多些人的生活裡,不同類型電影百花齊放,對電影業發展不無幫助。要推動文化創意產業,與其大灑金錢在建個西九龍文娛藝術區,或者在政府裡成立甚麼發展局或諮詢委員會,倒不如從小處著手,讓藝術成為更多人生活的一部份。

當文化離開生活

影藝戲院和天星碼頭都曾是我生活的一部份,感情上我固然捨不得它們。即使從整個城市的文化發展看來,任由播放藝術電影的戲院和有歷史意義的碼頭從城市裡消失,都是非常可惜的事。發展藝術也好、保存歷史也好,放著現成的基礎不用甚至由它從生活裡消失,實在是浪費。

開拓不同形式藝術的觀眾層面,讓文化豐富城市生活,與此同時,延續城市本身的獨特生活經驗,讓它們沉澱成為生活中的文化,文化發展才能生生不息,塑造城市的氣質。當下香港,碼頭歷史遠離大眾,藝術電影知音難尋。告別中環天星碼頭和灣仔影藝戲院的離愁別緒,為反常地和暖的十一月添上肅剎秋意。環顧香港文化氣候,原來也是一片秋葉落索景象。

(寫於2006年11月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