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Links:

- 城市 (如) 文本

Last Update:
2003-02-15

湮沒在廣告裡的城市人

文/蕭

到底一個城市人對眼睛接收甚麼影像有多少選擇的餘地呢?辦公室裡固然由老闆決定我們看甚麼;即使回到家裡,只消扭著電視,我們便和全香港數十萬人在同一時間看著同一畫面,任由電視劇集和廣告充斥眼睛與腦袋。

大部分城市人都活在辦公室與住所的「兩點一線」之上,如果在「兩點」的視覺自主都不屬於我們,剩下的空間也許只是上下班途中的一線夾縫而已。從前公共交通還可以讓我們在城市裡創造一點點個人自主。候車和乘車時,眼睛可以選擇察看城市景觀、人生百態,甚或者暫別視覺刺激,埋首文字、思索人生或閉目養神。

然而這僅餘的空間卻漸漸被廣告侵佔了。越來越多車站加建上蓋,遮風擋雨之餘還裝上了耀眼的廣告燈箱,使我們候車時不再百無聊賴,而是讓廣告佔據眼睛、佔據腦袋。當車廂裡裝上了熒光幕,不斷輸出影像時,我們終於向廣告徹底投降。即使你有能力抗拒靜止的廣告影像 ---- 不管是車廂外車站上的燈箱還是車廂裡座椅後的海報 ---- 你總沒法阻止活動的廣告影像在眼角掩映。活動影像的神奇之處,在於它們能夠攫取你的注意,不管你喜歡與否。

誠如社會學大師西默爾 (Georg Simmel) 所言,城市裡的視覺刺激已到了我們心理上難以負荷的地步。面對廣告影像的疲勞轟炸,公共交通給予我們的一線空間經已失守。徘徊在「兩點一線」的城市人再沒有餘裕去觀察城市、觀察別人、甚至觀察自己。有朝一日你也許會發現,我們的城市、我們身邊的人、甚至我們自己,竟然如斯陌生。熟悉的,只餘下廣告帶給我們一個又一個的影像而已。

(原載《明報》,2002年3月21日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