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In this series:

-
- 愛恨手機電郵間
- 青年雞肋危機
- 【沙巴翁城市系列】說明

Link:

- 《沙巴翁的城市漫遊》 [Link]

Last Update:
2004-08-01

愛恨手機電郵間

【沙巴翁城市系列之二】

文/蕭

missed call 每當手機鈴聲響起,儘管有和弦奏起最新的流行曲,心中總會閃過一絲煩厭,唯恐這次是一個「吾不欲聽之」的人找上門來囉嗦。與此同時,又渴望是至親好友致電,於是以最快速度從雜物充斥的袋中挖出手機,以防錯失來電而懊惱不已。

朋友甲抱怨公司的電郵每天有太多無無謂謂的查詢投訴通知佈告,不停入侵電子郵箱,還要費時處理。朋友乙在辦公室的電腦要處理機密數據,不能上網更不能收發電郵,聽到朋友甲的牢騷即道:「那你來做我的工作吧!」某甲幾乎不用想已說:「千祈咪搞!」

差不多十年前手提電話還未興起時,我還在用傳呼機。別人「奪命追魂」傳呼我,幾近「Call 爆機」時,傳呼機的「必必」聲成了最討厭的聲意。然而,當我到西貢露營時,傳呼機接收不到任何訊號,卻又渾身不自在,「週身唔聚財」。這是我首次發現原來和外界斷絕通訊,足以令自己產生恐懼。

那年從西貢回到市區,覆台查看留言,其實根本沒有人找過我。手機長期不作響,總忍不住拿出來細看是否電源不足或是關上響鬧,但多數發現沒有未接來電。坐在電腦前見沒有未讀取郵件,條件反射會按「傳送/接收」,雖然通常是白按。

面對這種矛盾多年,發現這些機器的在通訊的功用原來還是其次,它們真正發揮功用時還可能會令人覺得煩厭。那幾吋見方的手機或者一條窄窄的「寬」頻電線,其實心安和自信之所繫。自己要有維持聯絡的能力,甚或自以為與人過從甚密,實際上有否往還並不重要。

要靠科技產品來維持自己與人交流的信心,繼而能夠心安理得以為自己交遊廣闊,聽來畢竟有點荒謬。不過這種對手機電郵的愛恨交纏,卻是很多城市人的共同經驗。我們的沙巴翁首領能夠以手寫板撰寫中文電郵,自言「不再自卑」,一夜之間變身神奇女俠,威力倍增。小小一塊手寫版竟然是self- empowerment的工具,亦緣於此。

自以為能看破紅塵,從此不作科技奴隸,被這些通訊器材操控心理狀況。但在這個城市生存,我最終無法不吃人間煙火。有了手機和電郵,我覺得不夠自由自在,沒有它們的彷徨原來更不自在。我只有在睡覺和離開香港時才會關上電腦和電話。饒是如此,我外遊時不覆電郵,或者睡日上三竿全部電話駁至留言信箱,這種行為經已給朋友非議--雖然他們未必試過在那些時候找我,不接電話不覆電郵在這個世代可以是一宗罪。

要在對各種高科技通訊器材的愛和恨之間,找出一個舒適的地方,畢竟困難。我和傳呼機、手提電話、電子郵件、SMS、ICQ等的恩怨情仇,揉合了科技、心理、社會等經驗,又怎能一言蔽之。

這些工具器材令人際網絡無遠弗屆,與此同時身邊常常見面但感覺陌生的人也越來越多。

溝通要依賴科技,沒有科技我們還能有交流嗎?

【沙巴翁城市系列之二】(初稿)

(定稿收於《沙巴翁的城市漫遊》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