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Last Update:
2005-03-25

城市裡的寂寞金龍

文/蕭

一條金光燦燦得媚俗的金龍,盤踞在摩利臣山道、堅拿道、禮頓道和體育路交界的繁忙街心。從2003年12月起,這條金龍據稱成為了那一帶的地標。但牠一直瑟縮在小小的安全島上,從未得到應有的重視:旁邊幾條主要道路的車輛熙來攘往,還有來往香港仔隧道與海底隧道的車輛在天橋飛馳而過,沒有人會為牠駐足停下,行人和司機都只是在等候交通燈訊號轉換而已。

金龍住在錯誤的地方,這是一個流動的空間,所有行人、汽車、巴士、電車都只是路過,來自四面八方又趕著各奔前程,川流不息,卻沒有誰會以這裡作為目的地。如果以為把金龍安置在這裡便可以力抗洪流,那未免太過天真。牠不但不能鎮住流動的一切,反而被洪流沖得站不住腳,好像永遠融入這個空間。金龍即使體形再碩大,但牠總不是紀念碑,只有紀念碑那股巍峨矗立的永畬蘤捸A才能把周圍的空氣凝固下來。

金龍宛如被錯置在這個無以為名的交通樞紐中央,這個空間在身份上的空白,也許正是金龍被召喚來鎮守的原因。這裡沒有任何可以賴以命名的地標:沒有重要的建築物、沒有球場公園、沒有地鐵站、沒有紀念碑……這裡也似乎不屬於任何一個有名字的地區:它是銅鑼灣、灣仔、跑馬地的邊緣,但在香港人的認識中它卻似乎不包括在任何一區內。然而大家忘了,一條與這裡完全風馬牛的金龍,根本無法賦予空間一個身份。

金龍空降在城市一隅,無法成為人們景仰的地標,但卻不等於牠沒有為我們捎來訊息。龍是一個超越地理界線、政治理念而代表中華民族的符碼,中國人不管居住何處都是「龍的傳人」。金龍牠不會生在殖民地時代,因為這個指向中華民族的符號絕不會在英國人眼底得到彰顯。

九七回歸後,愛國者需要建立香港人對「中國」--當然是狹義地指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--的身份認同。但是,殖民地時代香港人與內地的政治及經濟情況劃清界線多年,不能一蹴而就要求香港人產生對「中國」的認同。於是派來金龍乘虛而入,把一種模糊的「中國性」強加諸一個身份空白的空間上,慢慢才再將香港化為「中華人民共和國」的一個城市。金龍牠不會曉得,自己原來是空間政治的一隻棋子。牠由始至終也不是一個偉大的地標,根本沒有人會關心牠在這裡住得安穩與否。

這個毫不起間的空間裡原來不止有人和物的流動,還充斥著政治氣候的暗湧。在這場微妙而不易察覺的角力中,金龍成了一個相當方便的符號,因為牠既能指向籠統的民族歷史,同時也可以迴避特定的政治歷史。真正的歷史已由歷史的符碼代替,越是強調歷史感的存在,反而越是將真實的歷史抹去。

金龍訴說的故事,非關地理歷史。這個故事不是殖民地的過去,也不是中國五千年文化,更加與牠所在的摩利臣山道、堅拿道、禮頓道和體育路毫不相干。金龍的出生,告訴我們在後九七的今日,香港與內地的分野漸漸消失,那個香港自命優越的時代已然逝去……牠正在告訴我們,這一代香港人面臨著身份危機。

金龍寂寞,因為牠不是一個地方的標誌,而是一個時代的印記。

(原載《文化大笪地》第4期,2005年3月。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