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主頁 > 光影記事

Last Update:
2008-11-04

喜劇電影「得啖笑」

文/蕭

叫我說香港喜劇電影,我腦裡浮現出來的,竟然還是九十年代周星馳的《國產凌凌漆》與《大內密探零零發》。近年的喜劇電影,沒有多少齣留下深刻印象。就算是周星馳近年的《少林足球》、《功夫》等,都只是不覺得特別好笑。

世界上到底有沒有universal jokes? 或許有,但我未聽過。Inside jokes總是最好笑的笑話,但離開了小圈子,外人無從笑起。同理,好笑的喜劇離開了本土,外國人未必懂得笑,最多只是「得啖笑」。笑話十之八九政治不正確,引了一些人發笑也會引起一些人人反感--只是比例多少的問題。

今日香港電影要北望神州,九十年代的開內地同胞玩笑的《表姐你好野》之類固然不能再出台,即使是《國產凌凌漆》與《大內密探零零發》裡很多的本土parody都不能再用,要拍,就要拍些通行大江南北的笑話。很可惜,一個笑話通行的範圍與它的可笑程度通常呈反比。

今日要開開心心笑一場,走進劇場也許比走進電影院容易,至少各式各樣的「棟篤笑」是為本地觀眾度身訂造。舞台表演不必考慮同胞們是否明白gag位;但電影要回本總不能單靠香港市場。

周星馳的《少林足球》、《功夫》在中港票房皆大收,不是說它們不是喜劇,卻偏偏不像九十年代的笑片能點中笑穴,令我打從心底裡笑出來。至於近年的所謂喜劇 (對不起,它們面目模糊,我實在記不起電影的名字),更加只是「得啖笑」。

我一直相信,笑話是有時空間限的,上面說的都是地域性的問題,那麼時間性呢?我一直以為笑話是會過時的,不過當我重看又重看《國產凌凌漆》與《大內密探零零發》仍然笑得人仰馬翻時,忽然省悟,有時間性的也許不是笑話,而是觀眾。

又或者,是我老了,開始懷舊。

這不是說笑。

(原載《Society of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AHKUSU Bulletin: Behind the Laughs - Comedies, Cultures and Contradictions》,頁43-44,2008年10月。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