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主頁 > 雜文隨筆

Last Update:
2006-09-02

二房客

文/蕭

兩名好友因事先後到我家暫住,造就了兩段不涉租金的「房東」與「租客」的關係,當中有很多事比類似的電影橋段還精彩。

獨居多時,家中忽然多了一個人,是有點不習慣的。特別是兩名與我「同居」的,都是女子。(我也顧不得大廈管理員或鄰居以為我是花心男子,或者懷疑在經營不道德場所。) 首先是上廁所或洗澡,不能再因為天氣熱或貪方便而中門大開。其次是晾衣物的問題,我的衣服都是機洗再烘乾的,哪裡會知道某些胸圍是不可以放進洗衣機的啊!還有是化菻~和護膚品,以男士而論我用的已不算少,但相比她們真是小巫見大巫。浴室裡大瓶小瓶的東西,八成都不是我的。

還好,兩名女房客一個比一個厲害,於是這個適應過程是循序漸進的--雖然已經比香港民主發展的步伐快多了。舉例來說,租客一畢竟有太多事務要處理,手洗衣物可免則免,只是偶一為之。於是,租客二搬進來,把七彩繽紛的「衣物」晾在浴室,我毋須大驚小怪。還有,租客一在我的書架上放了整盒化菻~,每天出門上班前例必花上十五分鐘化菕C租客二出了名是「五層粉」,因此她帶了三大籃子化菻~搬進來,每天出門要提早一小時起床來塗脂抹粉,也不教我感到驚訝。

習慣與這種「同居」生活之後,有roommate的感覺其實是蠻不錯的,和roommate的關係,只有companionship而沒有commitment。我們面對同住的家人、情人,總得有責任向他們交代行蹤,對roommate我只要知會一句「喂,我凌晨才回來,別鎖上鐵閘」,不必交代和誰去了哪裡。我對著租客 (或她們對著我這個房東),有興致時便問問對方想不想到樓下茶餐廳吃下午茶,或結伴做飯,沒有空也不必背負陪伴對方的責任。

作為房東的額外責任,只不過是深宵不能再扭開音樂,或工作至夜晚不能再拿著刀在客廳裡切橙--事實上,在租客一搬進來不久,我的牙醫朋友聞說我的吃橙習慣,諄諄告誡我吃橙後半小時刷牙會令酸性物質侵蝕牙齒云云,故我己提早吃橙的時間。租客來我家暫住也是極度自由的,只是要分擔一下家務 (愛潔的租客二還主動抹地!),以及在我外遊時替我「看屋」,好讓我不必關上水電煤氣總掣也能放心離家 (今年前往柬埔寨和泰國時,租客一都在)。

有人會說我喜歡這種roommate的關係,是渴望親密而又害怕責任。我不敢否定,但是作為父母、子女、情人、丈夫、妻子、上司、下屬……在各種密切的關係裡--感情上的也好、工作上的也好--我們要背負的責任已經太多。能夠放縱地享受一下companionship,不很好麼?

我也不知道是否因為這種companionship一開始已有期限,所以才顯得特別美好。租客一在我家住了幾個月,現在已遠赴英國;租客二也即將搬走,更計劃移居美洲。租客一離開香港那天,我念在數月賓東之誼,特地在清晨五時起床送她到機場,就在她入閘轉身的一剎,我想起與這位過客在同一屋簷下的好些日子,不免喟然。


無聊事件 (一)

話說租客一搬來時,由於是匆匆的決定,而且她得把自己所有家當 (注意:是所有!) 在一個下午內搬到我家,因此沒有時間仔細安排logistics。 (相比來說,租客二事先與我約好時間再租客貨車搬家,可謂差天共地。) 於是就像是電影情節的故事那樣,她中午到我公司取我家鑰匙,然後找來一位還在念大學、下午沒課的友人,兩名女子夾手夾腳在一個下午把所有行李收拾好並搬過來,據聞她們還不太清楚如何指示的士司機前來!搬家詳情我並未親眼目睹,只是下班回家看見一個行李箱、一個手拖皮箱、一個紙箱、一個紅白藍袋、一個旅行袋、數個膠手抽……還有一支烈酒,和一盒大富翁遊戲。

無聊事件 (二)

(晚上十時許,租客一回家,煩惱地走進洗手間。)
房東:你做咩呀?
租客:好煩呀,你話落唔落好呀?
房東:咁你唔捨得咪唔好落囉!
(忽然,我們都驚覺,若這段對話教鄰居聽去,會有甚麼聯想!實情只是她上了化菛Z回家,還未有機會炫耀便要卸萓茪w!)

無聊事件 (三)

(我、租客一相約我們的牙醫朋友及IT顧問飯聚)
租客:喂,問下你地,我地兩個最近唔work呀。
房東:係啦,我地頭一個月都好地地架,呢幾日忽然唔得呀。
牙醫:插左入去未架?
房東:梗係插左啦!
IT人:咪住,你地用咩牌子先?
(喂,從來沒有聽過網絡服務供應商是分「牌子」的!事緣我和租客相共用寬頻上網,頭一個月相安無事,忽然不能一同上網……)

無聊事件 (四)

租客二出了名要不停補粉,故有「粉樣」之名。周末早上我十時多起來見她在對鏡化菕A然後我再多睡兩小時,起來她仍是在做同一個動作,我終於領略莎士比亞所言:「上帝給你造一張臉,你給自己再造一張。」 ("God has given you one face, and you make yourself another.")

(寫於2006年8月)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