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ulturality.net

Menu:

Notice 通告

Updates are available here.

更新文章已移至此處,歡迎瀏覽。

Latest Updates:

Jianghu (May 2010) (2010-05-09)

Proximity without Reciprocity (2010-03-23)

In Retrospect 2009 (2010-02-15)

當一心多用成為美德 (2010-01-16)

匪夷所思的文化中心 (2009-01-16)

Merry Christmas (2009-12-24)

天水圍的光影再現 (2009-10-15)

sticker
rss 2.0

主頁 > 雜文隨筆

Last Update:
2007-10-10

九龍城的天空

文/蕭

久居港島,甚少踏足地鐵不達的九龍城。這個周末左右無事,一時興起到九龍城蹓躂了一個下午。

身處九龍城,我竟然覺得自己離開了熟悉的香港城市。

沿著衙前圍道往九龍塘方向走,最初是一幢接一幢的唐樓——好久沒有在市區看見這麼密集的唐樓,從前灣仔那些都給市區重建局拆了——好像時光倒流,忽然回到七八十年代。再往前走,街道幽靜,草木扶疏,數層高的洋房不算密集,隱隱然有點歐美風情。

唐樓與洋房,好像還不能完全解釋九龍城給我那種似相識又陌生的感覺。抬頭仰望,我終於明白,謎底在於九龍城的天空。樓房雖然都是香港慣見的風格,都市堛獐s闊天空卻是久違。十年前啟德機場還在,這區的建築都有高度限制,才能夠在市區留下這沒有摩天大廈的一隅。

然而舉目四顧,九龍城市天空卻不再一望無際,幾座新落成的豪宅,在五六層高的建築中孤零零地巍峨矗立。我相信,很快這堭N會有更多高樓進駐,佔領這一區的天空。

九龍城的天空失守,意味著它將會如同這個城市的芸芸眾多地區一樣,任由天空從都市景觀消失,教我們放眼望去只見一個個賺錢的地產項目。城市媄爣o沒有被高樓遮蔽的天空,隨著飛機在市中心上空低飛的奇景消失,最終失落在一代香港人的回憶之中。

(原載《明報》,2007年10月9日)


附錄:我的九龍城遊記

日期:2007年9月22日

這個下午,名副其實的「大鄉里出城」,「城」者「九龍城」也。我知道我拍下的九龍城照片,很tourist gaze,但,這天我真的是一個tourist啊!第一個到訪的景點,是侯王廟。

廟裡有「一筆鶴」和「一筆鵝」。管理員還煞有介事指出,「一筆鶴」是真跡,「一筆鵝」是贗品。

參觀完古廟,便到比鄰的九龍城寨公園,首先參觀一下建築甚為現代的公廁。

公園給我的感覺,也不像香港,反而想起內地的旅遊熱點。在城寨原址建這麼一個公園,不無問題,我曾經在別處略加討論,在此不贅。不過城寨公園作為週末暫時離開鬧時稍作休憩的地方,卻是不錯。

既然身處九龍城的感覺那麼「不香港」(雖然曾幾何時九龍城的唐樓景觀是最typical的香港!),那麼便買些日本果汁,繼續當自己身處他方吧。

從聯合道轉入衙前圍道,都是一些數層高的舊唐樓。這種建築,曾經多麼熟悉,如今卻是難見。

沿著衙前圍道走,慢慢進入了九龍塘的高尚地帶。

高尚住宅區裡當然有名校,拔萃小學的一隅,看上去很有點歐洲的味道。

短短的打比道成角尺型,拐彎位置有家廢置了的士多,快要被拆掉。鐵皮上印的汽水廣告,大概有二三十年的歷史吧?

又是名校。Maryknoll校園很英國,完全配合這區街道的英國地名。在這裡漫步,勾起了我塵封的記憶。很多很多年前,一個只有攝氏幾度的清晨,我不情不願的來到這裡考一個公開試。交卷以後,為了散心,我在那個灰濛濛的冬日從這裡開始,於這一帶林蔭小路信步而行,最後走到了九龍城。事過情遷,今日重遊舊地,卻已是一番閑適心情。

牛津道的盡頭,有個種了大樹的迴旋處。實用至上的香港,這種好看卻沒用的迴旋處,實在少見。加上平房、小路、樹蔭,我忽然覺得這裡是外國suburb。

九龍塘的街道,多以英國地名命名。Wiltshire譯成「渭州」,倒變成甘肅古地名。還有Hampshire Road變成「衡州道」,由英國南部到中國湖南省,當中何止十萬八千里。當年譯街名的師爺,是否以此對殖民者作消極對抗?

九龍塘的豪宅多半是歐西的風格,可是喇沙利道上這幢卻甚具東洋風。

入夜後慢慢踱回九龍城,泰國菜館如雨後春筍,隨便挑了一家,滋味也不壞。我每次出遊,「吃」總是不可或缺的環節。

這扇門把我帶回昔日香港,原來竟是小學校門。

飯後散步,不知何故提起創立six thinking hats理論的Edward de Bono,說這也不過是新瓶舊酒而已。豈料在講de Bono的時候,忽爾看見「da Bino」--這個倒是夠創意!

上一頁